SDN/NFV进展缓慢 网络重构需要商业抓手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晶
发布时间:2017-05-24
放大缩小

前两年,谈到运营商网络转型和重构,SDN/NFV被提及最多,通过软件定义网络和网络功能虚拟化的技术,可以给原来比较刚性的通信网络赋予更多的灵活性和智能。业界推动SDN/NFV在电信网中实现,也是希望通过这个技术抓手,赋予网络更多的灵活性,能够降低建网的成本,也能够提供更快的服务响应速度。

在日前举办的“2017中国SDN/NFV大会”上,中国SDN/NFV联盟理事长韦乐平对我国SDN/NFV推进现状做了分析。他认为,运营商网络重构之路还要走十年。业界也普遍认为SDN/NFV的发展速度慢于预期,关键问题是缺少商业驱动力。

整体处于现场试验和早期商用阶段

主流电信运营商从2014年开始SDN概念验证,2015年进入现场试验试商用阶段,其中AT&T开始全面推进商用部署,多数是在数据中心内和数据中心之间部署。而NFV还处于早期应用阶段,主要在VEPC、VIMS场景中应用,少数在VBRAS和VCPE上开始应用。韦乐平认为,整体来看,由于大网的复杂性、电信级要求、标准缓慢、商业价值不明显等原因,除少数领域外,SDN/NFV技术尚处于半封闭的软烟囱群阶段,离开放的全解耦目标还有相当大距离,在大网上规模应用的时机尚未到来。

互联网公司由于业务单纯、历史负担轻、思维创新等原因,已经率先在DC内和DC间广泛部署SDN,主要用途是网络虚拟化、云业务、租户隔离等。在国外,谷歌6年前已开始规模部署SDN,链路利用率提升至90%以上,但随着VPN服务的扩展,链路利用率已经下降到70%左右,仍然远高于运营商。

在企业园区网络和企业内部数据中心方面,韦乐平表示,绝大部分企业尚无计划部署,主要原因是缺乏迫切需求,包括缺乏新业务,降低成本空间有限。

从行业整体发展来看,韦乐平认为SDN/NFV目前的主要问题有三个方面:一是软件电信级和硬件转发性能等技术性能有差距;二是标准进展缓慢,尤其是NFV领域协同编排器层标准不到位,而且标准组织和开源组织碎片化,严重拖累了行业发展;三是商业模式不清晰,增收节资效果尚不明显。SDN/NFV整体仍处在现场试验和早期商用阶段。

SDN/NFV缺少商业抓手

SDN/NFV对网络的改造是分步实施的。中国电信SDN/NFV专家欧亮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前两年一直在做广域网的底层网络支持SDN的“穿衣戴帽”改造,正如韦乐平在演讲中所说,数据中心里已经广泛部署了SDN,在运营商的广域网络中,大量不具备SDN能力的网元要改造成支持SDN的。

现在正在开展的是NFVI、DCI的改造,NFVI的改造目前还在探索中。在今年巴塞罗那MWC展上,中国电信和英特尔共同演示了基于整机柜RSD的NFVI设备,这次展示受到了世界各地运营商和厂商非常多的关注,这对正在讨论中的NFVI(网络功能虚拟化基础设施)的未来形态是一个重要参考。与NFVI、DCI同时还要做的工作则是网络控制面、OSS(运营支持系统)“上云”的工作。

这个过程会很长,欧亮说:“我们希望市场来驱动技术发展,我们的地方公司能够主动向我们技术部门提出改造要求。”但实际情况目前并不乐观。

在2017中国SDN/NFV大会上,韦乐平感叹,为企业开一个VPN(虚拟专网),要涉及电信运营商内部40个人工环节,这些环节走一圈下来,肯定要几个礼拜时间,甚至几个月了。

在前不久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丁耘也说了相似的现象:全球顶尖的主流运营商将B2B业务作为战略市场的同时,在欧洲一个客户申请专线,走了CTO的“门路”才能把6个月流程缩短到3个月。

目前电信行业面临的现状是:端、云在快速迭代创新,但管的节奏跟不上端和云。在消费领域,视频无处不在;在工业领域,万物互联有巨大需求;在企业领域,IT云化和企业专线需求快速增长,这些海量的网络需求,不仅仅意味着连接和带宽,也是快速获取用户需求、提供业务保障、创新商业模式、提供定制化服务的机遇。网络需求空间巨大,而运营商的网络需要被激活。

随选网络、面向服务或是引擎

如何挖掘SDN/NFV的商用价值?韦乐平表示,互联网企业的成功经验使得面向企事业用户的“随选网络”成为主流运营商的SDN切入点。

在SDN与NFV出现前,亚马逊、谷歌和微软等云服务商提供按需随选的计算资源、服务器和存储器,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SDN与NFV的出现为运营商提供了技术抓手,AT&T首先抓住机遇,在170个城市提供了业务,去年收入6亿美元,取得初步成功。

目前,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均意识到其商业价值,明确将其作为业务切入点。不过,“随选网络”仍需要做很多基础性工作,最主要的是数据的准确性和端到端自动化。对于大中企业来说,目前面临的问题主要包括:端到端资源查询与自动化预判的准确率很差,骨干侧能力不开放,人工介入环节太多;自动报障处理流程、实时交付测试手段、客户信息同步与鉴权等缺失以及系统安全性有待加固。而对中小企业来说,除了端到端资源查询与自动化预判、系统安全性加固等问题外,当前VxLAN协议尚不成熟,各厂家控制面协议不同,无法实现跨厂家互通。

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网络所所长段晓东说,中国移动的未来网络将在架构和网元两个层面进行重构,架构重构重点在底层基础设施重构,网元重构则以面向服务的架构方向来设计。总体来看,中国移动对未来网络的重构与5G设计是一体化的,未来中国移动的网络将实现端到端的切片,从网络切片、空中接口切片再到应用切片,中国移动未来网络架构的建设用途比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更加清晰。

专家观点

中国SDN/NFV联盟理事长韦乐平:网络重构牵一动百需十年之功

韦乐平指出,架构的重构牵一动百,估计需要10年左右时间。从组织架构上来说,现有组织架构必须扁平化和融合化。目前,部门化、区域化组织架构不仅是端到端自动化运营的障碍,也是碎片化部门化解决方案的温床。同时,CT和IT的深度融合使得存储、计算和网络成为统一资源,而分割的组织会阻碍这一目标的实现。

从生产流程上来说,新的生产流程包括采购流程需要重构,要融合现有分层、分域的市场、网络和IT流程,新的采购流程要摒弃传统黑盒子模式,转向软硬件分离采购和集成的新模式。在制度文化上,需建立试错容错的创新制度文化,不容错无创新,传统建网模式和产品开发需变革。从规划模式上看,现有静态的规划模式不适应日益动态的新环境要求。要么失掉市场机遇和用户,要么导致网络空闲。从运营模式来看,高度依赖厂家的运营模式必须变革。开放网络需要集成大量不同来源的新老伙伴、硬件、网管、运营商必须能在代码级上深度介入开发、测试、集成、维护直至业务提供全过程。

从技术挑战上来说,一是标准滞后,涉及南北向接口、协同编排器和MANO、物理网和虚拟网统一协同管理运行等;二是性能挑战大,很多软件尚不满足电信级要求;三是集成难度高,大量不同来源的功能块实现集成和IoT,还要满足电信级要求,涉及全生态链协同和业务链各层面协调;四是软件价值认识不够,网络软件化后的软件价值和商业模式需要探索,软件免费的习俗必须根除。

中国SDN/NFV联盟副理事长、华为网络产品线副总裁祁峰:SDN和NFV产业发展存在四大问题

祁峰认为,目前SDN和NFV的产业发展存在四个问题,第一是商业驱动不够。SDN和NFV一开始是由技术驱动的,但SDN和NFV技术要想真正走向商业成功,必须解决商业驱动的问题;第二是整个产业缺少对网络演进目标架构的统一认识,不同国家、不同区域、不同运营商的需求存在差异化,对目标网络架构的统一应提出更高要求;第三是从现有网络向以SDN为主的未来网络演进,缺乏明确有效的演进路径和解决方案;第四是上下游产业对标准组织、开源组织的关注度日益提升,然而两者尚未有效协同。

祁峰表示网络云化有四个方面需要引起注意:第一,消费者和企业用户都有ROADS体验的诉求,云化网络要使能最终用户的ROADS体验。用户体验不仅仅是业务本身,还应该包括业务的购买和使用的全过程体验。云化网络不仅仅可以使能企业网络云化,帮助运营商打造2B的商业解决方案,也可以帮助运营商优化2C业务体验,打造FMC商业解决方案竞争力。

第二,从ICT基础设施转型来看,网络云化既是基础,也是目标,这个需要产业界形成共识。从Cloud2.0走向Cloud3.0,网络将成为ICT基础设施数字化转型的根本,需要基于网络重新定义分布式存储架构,基于网络重新定义分布式的计算架构。

第三,运营商的网络要走向智能、敏捷、高效、开放,只有通过网络云化才能实现。运营商向云化网络目标架构演进,可以先易后难,逐步优化,通过Overlay的技术让现有网络真正敏捷起来,以解决当前的问题。

第四,标准组织与开源组织要有效协同,标准落后于开源是拖了产业的后腿。对于电信行业来说,基于标准组织形成产业界共识、构筑产业链平台,同时加速产业规范和成熟,对加速产业发展很重要。标准如果落在后面,整个电信行业往前走是很困难的,不能只依靠开源组织,在这个方面标准组织可以做更多的工作。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钟慧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