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或实现5G规模部署 产业链是否做好准备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晶
发布时间:2017-04-20
放大缩小

在之前公布的我国5G发展时间表中,一直将2020年当作5G商用的起始点。但近期产业界认为这个时间点会提前一年,2019年就会开始比较大规模的部署5G网络,严谨地来讲,是部署5G预商用网络。“中国覆盖范围大,5G网络即使是试验网,也是比国外运营商要大得多的网络规模。”日前,Qualcomm中国区董事长孟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上述表示。

希望将网络部署时间提前一年

在电子信息博览会期间,孟樸表示,业界之前一直认为2020年是5G商用的时间,现在大家都看到5G对产业带来的好处,比如支持自动驾驶、海量的智能终端部署等,业界有很大的需求要把时间提前。今年2月底,Qualcomm公司和20多家业内的主要运营商和生产厂家已经达成协议,在3GPP标准组织里面,今年年底之前把5G新空口(NR)标准固化下来,为2019年能够实现5G的商用部署做好准、,打好基础,这比大家之前认知的2020年5G商用时间提前了一年。

4月6日,爱立信东北亚市场主管常刚也传递出同样的信息,他表示,5G市场会带动一个生态系统发展,有更多的运营商,包括ICT厂商,以及一些垂直行业的集成商等,共同推动未来的5G发展。因此包括爱立信在内的20多家领先的ICT厂商,在巴塞罗那发起一个倡议,要更加快速地推动5G标准化的进程。原来行业预计5G大概在2020年实现快速的大规模部署,那么这个倡议带动的目标是希望2019年实现大规模的5G商业部署。

在3月份召开的3GPP RAN第75次全体大会上,3GPP正式通过了5G加速的提案。

按照这份提案,3GPP将在R15版本内,加速5G新空口(NR)标准进程,将5G NR非独立组网(选项3)特性提前至2017年12月完成,相对于原计划提前半年,其他特性的时间进程保持不变。另外,大会还确定分别于2018年6月完成、2018年9月冻结独立5G新空口标准。

这份提案得到了AT&T、NTT DOCOMO、SK电讯、沃达丰、爱立信、高通、英国电信、Telstra、韩国电信、英特尔、LG Uplus、KDDI、LG电子、Telia Company、Swisscom、TIM、Etisalat Group、华为、Sprint、vivo、中兴通讯、德国电信等多家厂商的支持。

5G NR非独立组网,是指5G NR以LTE无线网络/EPC核心网为锚点组网,被认为是最快捷的5G NR组网方式。

产业加速苗头早已显现

其实5G产业加速早有苗头,在2016年6月北京召开的“5G全球大会”上,时任IMT-2020(5G)推进组组长曹淑敏已经呼吁业界,要防止5G标准碎片化,全球在5G标准上要尽量统一。

5G标准为何会碎片化?主要缘自北美、日韩一些移动通信运营商由于市场竞争和业务宣传需要,希望能够尽早部署5G。北美运营商希望解决大流量接入问题,而韩国运营商希望能够在韩国平昌冬奥会之时推出5G服务

美国运营商Verizon联合韩国KT、SK Telecom和日本NTT DOCOMO四家运营商宣布成立了5G公开试验规范联盟(5G Open Trial Specification Alliance)。抢在3GPP前面,发布了Verizon版的5G标准(V5G)。然而V5G在一些关键技术上,特别是在5G新空口的子载波间隔上无法符合3GPP的5G标准,这意味着Verizon的V5G设备无法从硬件上升级到3GPP 5G标准。Verizon希望利用毫米波大宽带技术解决大流量接入,然而毫米波网络在移动性上还没有解决,因此只能将这种5G设备用于固定无线接入。但对整个通信市场来说,市场上将出现和3GPP标准不一致的预商用设备。

华为5G CTO童文当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了防止标准的碎片化,大家的共识是加速产业以防止分裂,这涉及3GPP是否需要调整时间表来应对。

仔细观察,在向3GPP提出的这份加速提案中,并没有中国三大运营商。但并不表示中国运营商不积极,目前中国移动5G时间表已经公布,在2018年开始建5G试验网,2019年做规模试验,2020年商用。去年,在一个我国5G技术研究试验第二阶段测试启动性质的会议上,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表示,中国移动要提前做商用化准备,2017年选4~5个城市,每个城市大约建7个站点做系统验证,形成预商用样机;2018年站点达到20个做规模试验,形成端到端商用产品和预商用网络;2019年每个试点城市达到100个站点以上的规模。

常刚说,其实行业当中也有一些对5G投资方面的担心。从运营商角度来推动5G部署的时候,希望在监管层面,或者技术层面,能够提供更经济高效的方式,来降低5G部署的整体投资压力和门槛。

提前一年商用产业链受挑战

提前一年支持商用,产业链准备好了吗?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挑战还是比较大的。

高通对此持积极态度。孟樸表示,从5G终端部署来讲,Qualcomm推出了业界首款5G调制解调器,即去年10月份发布的骁龙X50调制解调器,能同时支持2G、3G、4G和5G新空口方案,今年年底芯片能够出样,支持2018年年底和2019年5G商用终端的实施。“从Qualcomm来讲,我们现在做的很多投入和努力,都是为了支持2019年全球主要市场能够进行5G新空口系统的商业部署和规模部署。”孟樸说。

从我国对5G的整体推进来看,5G第二阶段已于2016年9月正式启动,华为、爱立信、中兴、大唐、诺基亚和上海贝尔、三星及一些芯片、仪表企业参加测试。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由IMT-2020(5G)推进组具体组织实施,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都科摩、中国信通院组成测试组。目前在北京怀柔规划了全球最大的5G试验外场,完成了30个站的站址规划,可满足外场单站及组网性能测试需求。同时,展讯、MTK等芯片企业,是德科技、罗德施瓦茨、大唐联仪、星河亮点等仪表企业也参与测试。

2月中下旬,华为在北京怀柔外场测试环境,率先开展了3.5GHz 5G新空口下外场性能测试和与仪表/芯片企业的互通对接测试。在外场性能测试中,华为基于统一空口的解决方案完成了连续广域覆盖、低时延高可靠、低功耗大连接和混合场景的外场性能测试,分别实现了10Gbps峰值速率、小于1ms的空口时延和大于100万连接的5G关键性能指标需求。

此外,为验证华为5G新空口技术方案,华为5G原型系统与罗德施瓦茨、是德科技和大唐联仪等仪表企业开展了互通对接测试,基于第三方测试仪表验证了华为新空口技术方案中的参数集、帧结构和新波形等技术。同时,中国移动与高通、中兴也宣布将于今年下半年开始基于3.5GHz5G新空口的互操作性测试。

3月底,大唐电信集团领先启动测试,目前中心站及核心机房已经建设完成,是具备接入网、核心网、边缘计算、测试终端的完整测试环境。做了在3.5GHz频段下5G外场速率与覆盖能力测试、宏基站和密集覆盖小基站之间的切换,以及针对未来融合组网的覆盖对比。目前在大规模天线技术支持下,5G网络的覆盖半径可以与4G相当,这意味着5G网络无线接入侧一旦建设,可以利用4G站点进行改造升级,会大大节约建网资金,加快建网速度。

但挑战也毋庸置疑,一是5G技术是一个系统性技术,无线接入和网络承载都有巨大革新,新空口固化只是无线接入侧条件基本成熟,但5G网络承载中提出的网络切片、NFV技术,在2019年应该还无法部署;二是即使在5G无线接入侧,整个产业链的成熟也有待加强,例如关键技术——大规模天线阵列,对基础器件振子的一致性要求非常高,目前能够提供的厂家寥寥,价格也很高;三是5G的万物互联应用还在酝酿中,车联网、VR、工业机器人都处于产业培育期,大流量的视频应用也需要4K\8K\3D技术进一步成熟来拉动,这些技术在2019年的市场环境如何,现在无法估计。

5G提前一年商用,是否在实践中行得通,还有待时间证明。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钟慧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