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骅:多项TDD特色技术会吸纳为5G标准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9-23
放大缩小

9月20日~23日,2016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在北京召开,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与TD产业联盟在展会期间共同推出了“面向5G 跨界融合”的视频访谈活动。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在访谈中表示,要实现5G万物互联的愿景,通信行业要深入到各个行业中,并要与垂直行业建立起互联的关系和产业链的融合,从而为5G大规模开展创造条件。

预计多项TDD特色技术会吸纳为5G标准

记者:TD产业联盟在推动TD产业发展当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今年年初中国启动了5G的技术测试,5G标准也在研究制定中,有哪些基于TD技术的创新会吸收到5G标准中?

杨骅:目前5G处于技术研究和评估的阶段,今年上半年所开始的5G技术研发试验也是针对一些大家前期研究的技术,来做单项技术测试,验证前期研究所产生的技术效果,和在实际的外场情况下技术能否达到预计的提升效能。目前所做的试验,比如说大规模智能天线,现在既做了128天线阵列的,也做了256天线阵列的,从测试结果来看,都已经超出了原来理论上所研究应该达到的效能,目前在单技术上已经达到这样情况。

从5G下一步的技术标准的发展角度来看,大规模的智能天线性能能够满足未来5G标准的需求,所以这个技术下一步应该会进入标准体系,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放进去,但是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这个技术就是基于TDD传统的智能天线技术演进过来,形成今天的大规模智能天线技术,这为下一步5G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支持,这个技术已经基本上形成了结论。

在密集组网上,因为需要大量的小基站支持,这种方式才能形成一定的组网密度,这一测试内容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相比较FDD模式而言,TDD模式的效能会更好,这个技术下一步也会进入到标准体系里面去。

在新型多址技术上,华为、中兴、大唐都提出了方案,华为的方案已经做了外场测试,测试效果是比较理想的,下一步会对中兴和大唐的方案做进一步的测试,最终会在测试结果和仿真结果综合评判基础上,选定哪一个多址技术最终推荐到5G标准体系当中。其他还有一些技术目前在研究和测试的过程中,相信到今年年底这些单技术的评估结果都会出来。

但并不是说单技术测试完,比如说刚才讲到三家都有多址技术,并不是测试项目做出来以后就选定了,下一步还要做综合测试,因为单技术可行只是第一步,还需要在大规模智能天线、密集组网的情况下,甚至加上低时延、高可靠等要求在一起,技术是否还可行,也就是从单技术到系统技术、系统集成以后的技术测试评估之后,最终才能给出这个结论,这个结论可能还需要今年甚至到明年的多技术集成测试整体都结束后,最终才会出结果。

面向5G推动行业产业链间融合

记者:在5G很多的应用是物联网,大家都认为5G和4G最大不同就是物联网应用丰富。基于目前4G网络,业界应该做哪些工作以达成5G中万物互联的远景呢?

杨骅:我觉得第一步首先要做好当前在4G演进中NB-IoT的产业化和应用推广,因为这个是为5G的更大范围的万物互联奠定基础,这需要两方面的技术,第一从技术的模式上做探索;第二跟行业建立起互联的关系和产业链的融合,这样可以为5G大规模开展创造条件。

这个阶段的工作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联盟也在这个方面做两项工作,一项是积极推动NB-IoT产业化工作,在一些系统厂家展台上会展出NB-IoT网络设备的情况,包括一些芯片、模组和测试设备,下一步产业化测试是非常关键的;另外一项,我们现在跟很多垂直的行业共同开展融合的物联网的应用研究,我们希望在4G就引入进来,我过去也讲过5G是万物互联的,因此5G的标准制定,包括它的开发验证应该是通信行业跟各垂直行业共同来推动,而不是说像过去我们单通信行业的事情,一定要这样做才能最终取得成功,4G该逐渐的建立这个技术,我们现在已经逐渐开展一些行业的合作。

记者:很多通信设备企业都把行业用户和政企用户当成他们的潜力市场,从产业链角度看,通信设备商如何做好政企和行业市场?

杨骅:一方面企业在努力,同时我们联盟也在组织TD联盟和垂直行业联盟合作。我认为行业的市场也是一个产业链对产业链的合作关系。比如说电力,并不是说你给他做一个通信模块,传一个数据就可以了,而是从发电到配电输电,整个过程需要一个信息化和智能化能力的提升,所以它不是单一一家通信企业能够解决的,而是需要完整的产业链配套进行合作,来形成整体的解决方案,从而使整个效率能够提升。

我们现在组织联盟企业在电力、轨道交通、医疗等行业开展合作,希望通过这些合作试点能够总结出一些技术方案和技术规范,最终和行业共同来认定TD-LTE和行业结合的技术规范,共同发布,便于全行业推广。目前在电力、轨道交通、医疗方向产业链合作的进展是非常快的,行业的净利润非常高,参与企业也非常多。在联盟中,已经有二十几家企业参与医疗行业的规范制定和整体解决方案的验证,这一步完成以后,下一步就是在全行业推广和应用起来。

TD-LTE在全球已有82个商业网络

记者:TD-LTE在全球进行拓展,目前进展怎么样?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杨骅:目前全球已经有82个商业网络实际在运营,还有100多个网络属于一部分是实验,一部分是在建设过程当中。全球的用户已经达到了48%左右,基本上占了全球4G用户一半,我们现在也在进一步做海外推广工作,主要是结合运营商的实际需求来探讨实现不同的组网方案,包括探讨一些商业模式,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努力能够使得TD-LTE在全球范围应用更加广。

在下一步的海外推广上,一个是我们通过一些海外的交流和会议,比如说11月份会在曼谷和ITU合作,共同探讨TD频谱使用的效率和规划方案等等。在日本,通过我们这两年努力,日本把3.5GHz整个频率规划给了TDD使用,软银已经早两年开始用了,KDDI在11月份要正式开通TD-LTE网络,我们会借机做中日论坛,对未来进一步商用化发展做探讨。我们会通过这一系列的海外交流和推广工作,使大家进一步认识了解到TD技术的特点和组网方案。

我们也在推动相关方面共同建立TD海外发展基金,目前现状是海外大量传统运营商的4G发展目前比较缓慢,频谱还够用,但是新兴运营商由于新兴起来,积累不足,所以需要一些资本上的支持,我们希望推动业界形成共识,来共同建设这样一个基金,通过这个基金来推动海外的发展。

确定我国5G频率需要有效协调机制

记者:现在关于5G的频率大家讨论很多,你刚才说11月份在曼谷的ITU会议期间要讨论5G频率问题。目前实现5G统一频率,困难在哪里?

杨骅:困难我觉得还是在协调机制,因为我们国家的频率管制方式是比较分散化的,在这种情况下5G需要大带宽,高频与低频配合,要以最有效的频率发展5G,这样会取得更好效果。由于现在受到体制机制状况的影响,使得这种共识形成周期会比较长。

大家也看到美国公布了美国的5G频谱使用规划,欧洲最近发布了欧洲的5G发展计划,如果说我们不能够尽快的来解决频谱问题,我们最终就会被动的接受别的国家所提出的频谱方案,被动接受就面临着在国内很难实施,因为我国的现实情况和国外提出的频率方案是不相符的,在这种情况下会大大的影响国内5G发展,一方面会导致不能够带动产品开发,另一方面,如果与海外都频谱不相同,下一步的应用就会受到很大的制约。

因此,我觉得我国5G频谱目前面临的困难主要还是协调机制的问题,我还是积极的呼吁,希望能够有一个更高层面的协调机制,来解决5G发展的整体规划和频谱规划。


来源:            责任编辑:钟慧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