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接入网粤首发牌 民资冲到红线外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9-16
放大缩小

近两月,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发放了首批宽带接入网牌照的试点,首批试点企业为本地原驻地网运营商互通宽带、CDN加速厂商网宿科技、基础设施厂商金万邦及世纪互联。试点城市与原驻地网一样,目前只面向广州、深圳两地。据业内人士介绍,最快今年底有可能试点范围扩大至珠三角。

广东是2014年12月工信部发布《关于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通告》之后,第九个正式发放牌照的省份。相比于移动的虚商转售,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在21世纪初就尝试了,但发展14年,民营企业宽带接入只占据不到10%的市场份额,“南电信北联通”占据80%以上的绝对统治地位。而这次民间资本的头衔从“驻地网”变成“接入网”,是否真的化身自由灵活的“鲶鱼”呢?

名正言顺到“红线”外

这次接入网的《试点方案》,相比于14年前的驻地网,最大区别就是宽带运营商的业务范围从社区内扩展到“用户端到网络接入服务器范围”,而过去,居民社区是驻地网所能运营的“最后一公里”,俗称“红线内”,这次,民间资本可以进入除了城际骨干网络以外的所有“红线外”的城域网。

具体运营有什么区别呢?过去,驻地网运营商只能覆盖小区内的服务,小区之间、小区与服务器之间的光纤需要向运营商租用链路。据互通宽带总经理张洪海介绍,目前的租用费用一般至少每公里每芯400元,而一个光缆标准规格是48芯或96芯。“目前多了个选择,可以选择自建。”张洪海告诉南都记者,自建的范畴除了链路,还有每个城区的汇聚机房以及城市的核心机房。

但实际上,自建的费用也不见得低。“中移动此前建设广州市公安网的链路建设中标方案就达到100亿。至于汇聚机房及核心机房,以海珠区为例,可能需要2-3个汇聚机房,每个成本在100万-200万,比小区机房贵出10倍,而核心机房更是以亿计。”张洪海说,10公里内的小区互通可以选择自建,再长的距离还是以租用为主。

如果运营差别不明显,过去驻地网试点14年不温不火,这次又改变了什么?“过去的驻地网是各地通信局发放的牌照,而这次接入网是工信部直接发文,是一个全国性行为,性质完全不同。”网宿科技董事长助理孙孝思表示。实际上,广东刚发放四张牌照不到一周,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就前来广州视察互通宽带及网宿科技,可见其重视程度。

而张洪海则表示,接入网主要是更明确了业务范围及法律定义,让宽带运营商更加“名正言顺”。

其实驻地网发展多年,一直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2001年,驻地网牌照发放,可以进行小区内网络建设及运营;2007年,为了避免宽带运营商建设网络后实行排他,造成垄断,新的《物权法》规定,小区的宽带网络归业主委员会所有,相当于过去驻地网及基础运营商建设的网络均“充公”,但实际上这个规定一直没有贯彻,而部分驻地网运营商依然对自建网络进行收租。据业内人士介绍,因为从这之后驻地网身份尴尬,原本一位香港老板计划入股e带宽也选择了放弃,之后也没有新的驻地网牌照发放。

去年4月,住建部再次发文,要求新建小区必须铺设光纤,否则不予验收,而此后新建的小区,明确宽带网络归开发商所有。“这次政策相当于给驻地网打开‘红线外’的运营可能。”张洪海说,此前耕耘多年的驻地网自建网络也有了新的运营想象。

目前各地对原驻地网的政策不同,比如上海,就要求必须用宽带接入牌照去替代驻地网,而在重庆,如果此前拥有驻地网牌照而现在没有接入网牌照,则维持现状。

各色参与者模式互异

从目前获得批文的企业来看,以网宿为代表的CDN加速厂商,以鹏博士、互通宽带等全国性或本地性原驻地网,以苏宁云商为代表的电商表现最为积极,而他们也存在各种差异化。

苏宁曾对媒体表示,宽带接入有利于其O 2O战略推进。“以苏宁门店为中心,逐步向周边社区和楼宇渗透。”至于网宿,孙孝思告诉南都记者,这可以让其CDN加速的主业进一步下沉。“过去我们主要在骨干网络上做CDN加速,但实际上从过去的模拟信号到现在的数字信号,网速要求越来越高,获得城域网的运营权,我们可以进一步把节点下沉。”据其介绍,网宿希望可以整合跨区域的资源,通过就近节点分发提高网速。实际上,在目前发放牌照的9个省份中,网宿拿到其中6个。

除此之外,就是原驻地网牌照商。通信专家付亮认为,这些原驻地网运营商才是目前的主力。目前发放牌照的9个省份,除重庆均至少有1家本地驻地网牌照商。“尤其是区域化运营商,因为不同于移动运营商是一个标准产品、可全国复制,宽带需要考虑物业与实际使用的影响。一方面其更换周期至少一年,只有本地运营商才了解这个小区是否到了宽带更换节点,是否有进入价值;另一方面,物业进入费用也是宽带运营商不可忽视的成本,而本地运营商具有与本地物业谈判的先天优势。”

据张洪海介绍,物业费用大概占销售15%的成本,是除了宽带租赁费用最高的成本板块。“除此之外,比起网宿等原来2B的企业,我们在本地化上有品牌知名度,以及面向家庭用户的点对点服务经验。”

批零倒挂还赚什么?

“目前对于宽带运营商,赚差价还是最直接简单的盈利方式。”付亮如是表示。但与移动转售的虚拟运营商相比,宽带的“批零倒挂”有过之而无不及。

“目前我们向三大运营商租用宽带至少6万元/G,比起几元钱/M的零售价是十几倍的差距。”张洪海说,目前宽带成本占总成本25%-30%,是最高的成本部门。“虽然我们通过复用、机房缓存等技术手段节约50%以上的带宽,但实际上还需要预付款来覆盖现金流,会计利润依然是亏损的。”

业内人士钟白(化名)表示,三大运营商收取这部分互联费用是不合理的。“香港九大运营商的互联费用为零。而在国内,举例说,阿里把内容存储在电信机房,电信收取托管费,反过来还向接入网运营商收取接入费用,双重收费并不合理。”

那么比起基础运营商优势在哪里?首先还是物业进入费用。“运营商要求全面覆盖,议价空间肯定更低,而小民企谈不拢一家完全可以不合作。”付亮如是表示。而钟白介绍说,移动给物业的宽带进入费用接近10元/户,而驻地网运营商是远低于这个数字的。

“同时,我们有更灵活的体制。比如说支付方式可以通过微信支付,不需要上门收费;比如与CP合作的定向内容流量包。”孙孝思如是告诉南都记者。“当然,网宿不可能满足于这个差价,在接入网业务上,我们投入22亿开发社区云项目。”

所谓社区云,就是网宿围绕着社区聚集地,比如说在北京有30万居民的回龙观,建立一个数据中心,并存储互联网内容,更快到达用户。“通过这样的社区云项目,我们可以接入CP(内容商),也可以接入其他小运营商,借此向其收费。”

无独有偶,互通宽带考虑的也是内容。“如果我们在一个地区拥有足够的用户,互联网应用提供商可以把内容存储在我们这里,我们通过托管费等形式收费。”张洪海认为,用户量是目前的竞争关键。“我们目前有100万用户,希望一年内可以达到300万。”

虚拟运营商协会秘书长邹学勇表示:“虚商是针对个人用户,而宽带接入则是家庭用户,可以在这里面做一些特色服务。比如说数字内容的运营。”家庭互联网入口,似乎是接入网运营商的共同野心。基于此,网宿及互通宽带均提到未来争取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可能性。“作为流量运营商,打通移动与固网是优势。”目前,拿到虚拟运营商及宽带接入网牌照的仅有鹏博士、苏宁云商及世纪互联三家。

但付亮认为:“这个还要提到‘三网融合’的问题,目前看来,广电网与电信网的博弈还需要很多年的时间。”


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郭远峰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