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N/NFV开始落地 五年后通信网络脱胎换骨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刘晶
发布时间:2015-09-07
放大缩小

尽管SDN和NFV仍然处于市场初期,但根据Infonetics研究公司的调查,到2016年有87%的美国企业打算在其数据中心部署SDN。同时电信运营商一方面计划在数据中心部署SDN,另一方面在网络边缘着手做网络功能的虚拟化,2015年,将是SDN/NFV真正开始落地的一年。

而此后的5年,这个市场会越来越大,据ReportsnReports的最新调查报告显示,到2020年,SDN/NFV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将高达86%,市场规模也将从2015年的20亿美金增长到2020年的450亿美金。阿尔卡特朗讯提出“2020网络愿景”,更是将SDN与NFV这种颠覆式技术与运营商的光承载网、IP网结合起来整体布局,使通信网络向IT化发展,从而实现运营商和传统通信设备企业双方利益的更大化,而这一愿景的实现需要从顶层设计开始实现对通信网络的重构。

电信级SDN或成联邦制

在日前召开的上海贝尔2015SReXperts大会上,上海贝尔执行副总裁桑须雷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未来5年网络流量需求将翻31倍,在运营商成本不断上升、价格要持续下降的现实环境下,传统的僵化的通信网络面临改造挑战。

“2020网络愿景”提到,网络将会是被重新划分的、动态的、可编程和融合的,尤其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通过使用多层的软件定义网络(SDN)控制机制,对IP和光的核心共同进行优化;二是云将进入网络中,并延伸到边缘以提供网络功能虚拟化(NFV);三是有线网络将提供更高带宽,作为无线网络的回程,将日益占据主导地位的微站作为端到端有线网络的终点,接入进来;四是将会出现联邦的SDN控制机制,同时面向数据中心和WAN(包括城域网甚至接入)。

电信级的SDN控制机制成为联邦制的可能性在不断加大。SDN控制器是公认的部署SDN的关键点,IP网络的承载功能和控制功能分开,SDN控制器将控制功能集中,形成网络大脑。因事关网络主导权问题,因此在SDN控制器上的竞争自SDN诞生起,就没有停止过。但当初设计的采用通用的硬件和开放协议OPEN FLOW的SDN控制器,由于协议的标准迟迟未能形成,在与通信设备企业的此轮竞争中日渐势微。

在上海贝尔2015SReXperts大会期间,上海贝尔推出了自己的SDN控制器——NSP控制器。桑须雷说,“今日发布的NSP控制器是专门用来适配跨域及跨厂家的应用场景。往往大家认为一个企业开发的网管软件只管理自己的设备,但NSP这个系统不仅仅能够管理上海贝尔的设备,也具备管理其他厂家设备的能力,它的目标是实现SDN的跨域和资源的灵活调配,是比较关键的一个路径。这也是上海贝尔正式发布这一控制器的原因,因为它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的系统资源的控制。”

NFV推动网络软边缘硬核心

在SDN实现集中控制的同时,网络边缘将率先实现网络功能的虚拟化以满足业务灵活、快速生成的需求。软件在网络架构中扮演的角色会越来越重要,这已经成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这并不代表硬件的作用会被弱化。桑须雷表示,由“软边缘”与“硬核心”结合打造成一张“软硬结合”的网络,将会是未来的网络趋势。

其中,由于业务更为复杂,因此边缘节点着重强调业务智能和网络优化,利用运行在通用硬件上的vCPE、vPE、vBNG等产品实现更高的处理能力。而在核心节点一侧则重点利用高性能硬件完成高速的业务流转发。

桑须雷介绍说,上海贝尔大规模VSR分布式系统是“软边缘”的代表性产品,其可根据需求增长扩展IP网络和业务的灵活性,并为电信业提供了一种以云为中心的网络建设和业务部署的方式,简化了从订货到供货的流程,同时降低了成本增强了灵活性,并具备横向和纵向的扩展能力。另一方面,上海贝尔搭建起了高速度、长距离且全业务支撑的“硬核心”,作为未来网络通信的重要基础,其中包括业界第一个400G IP端口互联方案以及7950 XRS核心路由平台、1830 PSS光传输平台。

SDN/NFV与网络深度融合可降本40%

SDN/NFV技术在运营商网络的落地,当前的关键是与光网络与IP网络的融合。在美国,已经有运营商宣布,到2020年其将会利用由SDN、NFV等技术构成的软件定义架构,虚拟化并管理75%以上的网络覆盖。

从物理架构上看,IP骨干网、光传输骨干网、城域网、有线接入、回传网络、无线网络、云数据中心网络等独立网络在逻辑上被统一在了一起,接受整体的管理,接收统一的策略下发和调度。同时,最终用户完全也可以从这样“一张网”的架构中获得好处。贝尔实验室的研究结果显示,IP与光传输的整合将带来最高40%的组网成本降低。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钟慧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