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张向东“骑车”而去 久邦数码“断臂”掉头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4-11-03
放大缩小

10月20日晚间,久邦数码联合创始人、总裁张向东发布了离职声明,“将离开久邦数码”。

与此同时,久邦数码正在对旗下三大业务板块之一的3G门户网进行裁员,计划减少100个岗位,占久邦数码职工总人数的比例达12%。久邦数码计划重整旗下业务,将资源集中于营收占比逐年提升的GO系列应用产品。

2014年第二季度财报净利润下滑,使久邦数码面对投资者的质疑,甚至有律师已经开始征集投资者,计划发起针对公司财务的调查。

不到一年里,久邦数码完成了在海外的第一个并购,继续推动公司的国际化,将国内用户知之甚少的GO系列国际化到底的同时,久邦数码也在寻找基于GO桌面系列的新模式。

 

上市不足一年,创始人离职

张向东不是久邦数码上市后离职的第一个高管。两个月前,首席财务官李劲也已辞职。

10月20日,久邦数码创始人之一张向东发布了离职声明。

在这个声明中,张向东称,“将正式告别久邦数码”,“将围绕自行车开始第三次创业”,原因是“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

十年前,2004年3月,张向东与大学同学邓裕强共同创立久邦数码。

久邦数码称自己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免费模式的开创者、是最为领先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旗下业务包括移动资讯门户“3G门户网”、移动阅读业务3G书城,以及基于多操作系统平台的移动应用软件和娱乐游戏,其中最著名的是基于安卓系统的GO桌面系列,这也是目前久邦数码的主要营收来源。

2013年11月22日,久邦数码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为11.22美元/股。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0月29日收盘,久邦数码股价为7.44美元/股。

上市次日,久邦数码就在公司官网上称自己是“中国首家成功赴美上市移动互联网公司”。

辞职前,张向东担任久邦数码总裁、董事。辞职后,张向东的新浪微博简介已经改成“前久邦数码联合创始人”。

招股书显示,IPO后,张向东持有公司1490万股,占比7.5%。

张向东表示:“我永远都是久邦数码的一员,如有危情千山万水、千难万阻也会奔赴回来。”

在张向东宣布离职的同一天,久邦数码也宣布张向东于10月20日辞去总裁兼董事之职,独自创业,但他将继续以顾问的身份为久邦数码服务。

久邦数码同时宣布,任命文思辉为副总裁、合规执行官,邹向光为独立董事。

张向东并不是久邦数码上市后离职的第一个高管。

8月27日,久邦数码宣布,公司首席财务官李劲已因个人原因辞职。

李劲与张向东、久邦数码联合创始人邓裕强以及技术副总裁黄爱华都毕业于北京大学。张向东在IPO路演时曾表示,这让他们之间有深厚的彼此信任和相互了解。

在上市前夕,公司首席营销官张旻翠就已离职。

张向东在辞职宣言中称,公司成立十年来,有三件事值得骄傲:久邦数码旗下的3G门户,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起点;公司GO系列应用是中国第一个用户覆盖全球的互联网产品;久邦数码是全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不过,随着张向东的离职,久邦数码也已经开始对公司最早的业务3G门户进行调整,开始大裁员。

“起家业务”3G门户网大裁员

3G门户网是久邦数码最早开发的业务,于2004年成立,早年曾是国内最大的移动互联网门户网站之一。

在张向东宣布离职前夕,久邦数码发布了一份裁员声明。

10月17日,久邦数码宣布启动重组和裁员,裁撤旗下门户业务部门约100个岗位,占久邦数码员工总量的12%。裁员预计今年10月底完成。

久邦数码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裁员前,3G门户网原本约200人。该人士称,在今年上半年,公司已开始考虑裁员计划。

在2013年11月登陆纳斯达克之前,久邦数码曾在招股书中,将3G门户网作为三大营收板块之一向投资者推介,并称3G门户网仍有稳固的用户基础。而按照前述内部人士的说法,上市仅半年久邦数码就已在考虑裁员。

对于裁员,久邦数码声明称:“针对国内媒体业务和互联网门户增速放缓的整体趋势,久邦数码将会对旗下3G门户网的团队进行精简和优化,并继续正常运营,为老用户提供支持和服务。”

随着这次裁员潮离开的,还有久邦数码副总裁、3G门户网总编辑高峰。

此前有报道称,3G门户网除体育、书城频道外,其余多数频道都将关闭。

对此,久邦数码予以了否认,并称所有频道均保留。

3G门户网是久邦数码最早开发的业务,于2004年成立,早年曾是国内最大的移动互联网门户网站之一,旗下拥有70多个频道,包括资讯、娱乐、书城、财经、体育、消费等。

3G门户网重点原创一些与娱乐和体育相关的内容,其余的主要靠转载、编辑。广告收入是3G门户网主要的营收来源。

久邦数码招股书显示,3G门户网曾经是公司最主要的营收来源,2012年,来自门户业务的营收为940万美元,占公司总营收的31%。

随着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的不断丰富,移动互联“网站”的竞争力不断衰弱,3G门户网的营收占比开始下降,2011年为49.2%,2013年前三季度下降到16.4%,2014年第二季度进一步下降至14.5%。

资源向目前“主打业务”倾斜

截至2014年6月30日,久邦数码GO桌面系列产品累计用户总数达到4.36亿人,比截至2013年6月30日的2.84亿人增长了53.5%。

虽然3G门户网是久邦数码旗下最早的业务,不过,还是依靠GO桌面系列,久邦数码才得以在纳斯达克上市。

GO桌面系列是久邦数码目前的主打产品。久邦数码在声明中表示,为了增强和扩展旗舰产品GO系列应用平台,决定对公司资源进行重新分配和重组。

在最初进行应用软件产品布局时,久邦数码选择押宝塞班系统。随着手机市场的剧变引发了移动互联网格局的变化,2010年下半年,久邦数码重新作出选择,将应用软件开发全面转向安卓系统。

这一转变带来了今天的久邦数码:GO桌面系列为公司主营产品。

GO桌面是一款安卓手机桌面替代软件。以GO桌面为核心,久邦数码发布了GO系列应用。

APP数据分析机构App Annie的数据显示,2012年和2013年前9月,GO桌面在Google Play上均是“个性化”分类中下载量第一的应用。

财报显示,截至2014年6月30日,久邦数码GO桌面系列产品累计用户总数达到4.36亿人,比截至2013年6月30日的2.84亿人增长了53.5%。

2014年第二季度,GO桌面系列的月度平均活跃用户人数为9600万人,付费下载次数为50万次。

张向东曾表示,手机桌面是与应用商店、浏览器、超级APP并列的移动互联网四大入口之一。

久邦数码称,GO桌面70%以上的安装量来自海外。

在国内市场上,GO桌面主要通过手机厂商免费预装和应用商店两种途径获取用户。

招股书显示,久邦数码从2012年开始和国内手机厂商合作,免费预安装“GO桌面”,截至2013年6月,大约有1600万预安装被激活。

GO系列应用营收占比已超50%

2014年第二季度,GO桌面系列为久邦数码带来了5290万元的营收,营收占比约52.8%,成为公司最“重头”的业务。

招股书显示,GO桌面的商业化在2012年开始显现成效,当年GO系列应用的营收为556万美元,同比增长774%,是公司当年主要的营收增长来源。

2013年前三季度,来自GO桌面系列的应用营收同比增长449%,达到1675万美元;营收占比也从2011年的4%上升至44.6%,超越3G门户和移动阅读服务两大传统业务,成为公司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2014年第二季度,GO桌面系列为久邦数码带来了5290万元(约合850万美元)的营收,营收占比约52.8%。

久邦数码表示,目前,GO系列应用是其主体业务。

根据久邦数码的招股书,GO桌面及GO系列应用获取营收,主要有三种方式:付费版桌面产品;用户在免费桌面及系列应用内购买精品付费主题、高级功能;桌面产品内嵌入广告获取的收入。

招股书显示,内嵌广告主要是通过广告代理获得。

不过,久邦数码表示正在搭建自己的移动互联网营销网络,未来可以在此类广告收入中获得更高的分成,并能代理自有广告主在第三份应用上投放广告。

正是GO系列产品,助推了久邦数码的上市。

分析称,尽管久邦数码在产品业务上的收入结构还比较单一,盈利模式也处在演化过程中,但庞大的用户数让“GO桌面”比同类产品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快速迭代、验证并寻求更好的货币化方式,也更有可能成长为真正的移动互联网平台级产品。

净利大幅下滑引发投资者质疑

在久邦数码发布2014年财报的同日,美国一家律师事务所宣布,它正在代表久邦数码的投资者进行一项调查,以判断久邦数码是否违反了联邦证券法。

8月28日,久邦数码发布了2014年第二季度财报,自上市以来,久邦数码净利润首次出现下滑。

财报显示,久邦数码第二季度总营收约1.0001亿元,比去年同期的8000万元增长25.2%;净利润为660万元,比去年同期的2200万元下滑70%;营业成本为3420万元,较上一年同期增长41.9%。

久邦数码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公司整体业务扩张相关的分发费用增长,以及由于计入了GetJar向第三方出版商支付的费用和与收购GetJar交易相关联的无形资产摊销支出。

今年2月,久邦数码以53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GetJar公司。这是久邦数码收购的第一家海外公司。

GetJar创立于2004年,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是全球知名的移动应用分发平台。

此次收购之前,久邦数码与GetJar合作已久。GetJar是久邦数码在全球仅次于Google AdMob的第二大合作伙伴。

此前,张向东在收购完成后表示,这次收购的目的是获得一个成熟稳定的美国本土分公司、获得客户渠道、及移动数据分析技术,从入口模式向平台模式进化,奠定基础。

久邦数码CEO邓裕强称,收购GetJar会使其平台拥有最先进的移动数据分析能力,进而支持其在移动广告方面的调研与发展计划,加快产品研发进程。

久邦数码希望借助收购,基于GO系统,寻求更多的利润增长点。

不计入收购GetJar的影响,久邦数码的运营利润为1060万元,净利润率为13.9%,而去年同期的运营利润为2450万元,净利润率为27.5%。

在久邦数码发布财报的同日,8月28日,美国一家律师事务所宣布,它正在代表久邦数码的投资者进行一项调查,以判断久邦数码是否违反了联邦证券法。这项调查的重点是公司的经营行为和财务业绩。

同时,中国律师郝俊波也以上述相同原因,在国内征集久邦数码的投资者,准备代表投资者提起集体诉讼。

8月28日,久邦数码股价下跌18.85%。

对于上述律师行为,久邦数码未予回应。

对于公司对国内市场的拓展,以及收购GetJar后,公司业务的整合情况,10月31日,久邦数码在回复新京报的邮件中称:“久邦数码的运营情况,以及下一阶段市场举措,将会在下一季度财报解读时说明。”

 

■ 人物素描

“爱死”自行车的“文艺总裁”

10月20日,张向东辞去了久邦数码董事、总裁一职,正式离开其创办的公司。此时,距离久邦数码上市不到一年时间。

张向东辞职的理由很文艺——“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想围绕自行车再创业。

在实现了36岁之前拥有一家上市公司、写一本书、周游世界的奋斗目标后,张向东在迈入不惑之年以前,选择了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这一次选择离开,只是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证明爱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为它付出,为它做些什么。”

张向东在说出上述言论时,他已经拥有14辆自行车,完成了骑行五大洲的目标,并出了一本与骑行有关的书——《短暂飞行》。

他给自行车起名字,像“笨蛋”、“海怪”、“坏蛋”等,每一个名字后面,张向东都能给你讲一个故事出来。不过,“我还有一些车,没来得及起名字。”张向东在微博上说。

在宣告要在自行车领域进行新的创业7天后,张向东发布了招聘公告,为新一轮创业招兵买马。张向东表示,他并不是要去做一个传统的自行车公司。

在外界看来,张向东是一个“文艺总裁”。张向东最为人熟知的身份是久邦数码联合创始人。对外界而言,张向东就是久邦数码的代言人,另一位创始人邓裕强则很少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

张向东介绍,他在公司里负责商务谈判、对外宣传等;邓裕强负责产品研发。

张向东曾表示,他个人比较感性,因此在公司里更多是做融资、品牌和沟通等方面的工作。他认为,这些是“对文化方面感兴趣的人”更擅长得东西。

不过,张向东不喜欢“文艺”这个定义,他觉得外界定义中的“文艺青年”就是有点趣味,喜欢这个,喜欢那个。“对我来讲不是喜欢,我爱一个东西爱得要死。”张向东说。

2009年以来,张向东写下了《我手机》、《创业者对话创业者》、《短暂飞行》三本书,并且在媒体上开了专栏。

对于这次想要证明自己爱过自行车,张向东的感觉也充满“文艺”气息。

他认为,自行车代表了自己对世界最好的想象,“它设计简单,非常环保,消耗的是个人的能量,半径比步行要大得多。非常独立,即使一群人骑车你也是独立的。”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郭远峰
分享到:
0